栗子壳

希寡惊重度患者

【希寡】吸血鬼饲养手册

短篇

不定时更新(咕咕咕

主cp:希寡

副cp:古海

偶有提及:锤基,盾冬,也许还会有惊红?

注:加粗部分为插叙(我明明设的是斜体为什么会这样...




「今日新闻:Steve Rogers于星期一的竞选中以绝对优势成为第一位当选市长的吸血鬼,本台在竞选后对其进行了专访......」

 

“喂,别看了,还有三天就该交工了,拿上东西给我干活去。”电视机屏幕上的彩色图像刷地变成一片漆黑,包工头把遥控器扔回沙发上,抬手给新招进来的手下一人一个爆栗。

随着吸血鬼与人类的逐渐深交,两大社会得到了迅猛发展,自然城市也在不断开拓。商人们岂能放过往自己数不清的资产上再填上几个零的大好机会,一个个都抢着拓展自己的区域。

这片郊区的土地就是被第一首富Tony Stark的斯塔克工业包下的,听说准备改造成新的科技园区。

万恶的资本主义。几个小年轻也不敢顶嘴,灰溜溜地跟在包工头后面一边嘴里嘀嘀咕咕的。

 

“头儿!有情况!”新来的就是事多,得,今天也别想休息,被迫取消溜班计划的包工头背着手挺着个大肚子不急不慢走过去,就见那个年纪最小的满脸惊恐跪坐在地上,身边摆着个什么东西,其他人将他团团围住,看到包工头便主动让出一条道。走近了他才看清,比起说是箱子,它更像是个棺材。看上去埋了有段时间了,泥土磨平了棱角,表面的纹路被腐蚀得模糊不清,边角甚至积了些锈色。“头儿,这玩意怎么处理?”有个胆大的开口。“打开吧,万一里面装着金银财宝呢。”包工头露出贪婪的神色,摩拳擦掌,说着就去掀盖子。盖子发出沉重的吱呀声,纵使他用尽全力也仅推开了边缘。几缕青烟从缝隙中飘出,交织在一起越积越多,厚重地铺盖周围的空气,缠绕着盘旋上升,平地上忽的刮起旋风,无数沙砾在空中飞扬,迷得人们如无脑苍蝇一样四处乱撞。

过了许久,烟才渐渐散去,棺材不见踪影,地上却多了个数米深的大坑。

“都围在这里干什么,散了散了。”

包工头驱散人群,光明正大地跑回营地休息。小年轻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可怎么也想不起来,挠挠头继续干活。

 

 

Natasha是个吸血鬼,准确来说,是个封印了上百年的吸血鬼。作为Romanoff家族最后一个,也是最出色的成员,曾经单挑战胜五个实力雄厚的吸血鬼猎人的王者,她没想过自己会输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屁孩猎人手里。

 

她本该继续沉睡,偏偏有的人非要扰人清梦。即使长时间被压制在狭小的棺材里,灵敏的听觉却没有半点破坏,可想而知在普通人类听来都属于高分贝的噪音对她是种怎样的折磨。钻机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,Natasha松开盖在耳朵上的手和翅膀,用力按压了几下耳朵才驱逐干净脑中的回音。电视机很快被关掉了,取而代之的是铁锹的铲土声。但播放的内容她听得一清二楚。开始和谐共处了吗,女人勾起嘴角,那一切都好办了。

是时候该出去了。

相信她们很快就会见面的。

她倒是有些期待呢。

 

老板娘暗中用怪异的眼神盯着一身奇装异服的顾客,也不管这么做是否会显得不礼貌。现在流行这种潮流吗,真让人费解。她当然不会知道这个“年轻人”已经两千多岁了,不过按吸血鬼的年龄算法的确是年轻人。Natasha怎会没有注意老板娘自以为隐蔽的目光,想不到区区百年,人类的服装出现了如此大的变化。嫌弃地拍了拍身上染上霉味的旧衣服,还好血腥气早已散去,即使吸血鬼嗜血,连续闻了这么久,也是会受不了的。随手从衣架上抽出一条裙子,数也不数把手中的钱扔给老板娘——这是之前她顺手从包工头口袋里拿的。“更衣室在哪里?”

 

夕阳一寸一寸沉入天际,余晖透过街道边的树木倾洒至水泥地上,投下点点斑驳,路灯已经亮起来了,暗黄色的光芒汇聚成一个个小小的光晕,毫不起眼地衬托着还未完全暗下的傍晚。时代广场人来人往,正中央的大屏幕上还在放着对新市长的采访,带着大号墨镜穿着黑色风衣的女人行色匆匆,如同参加葬礼一样全黑的服装融洽地混入路人中,只有红色的头发偶尔吸引旁人的注意。

说实在,她大可以换个身份隐居人群,或是独居郊外大隐隐于市,这么多个选项中她选择在茫茫人海中找寻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女人。她连她的全脸都没看到,唯一的线索便是她的气味和那双独一无二的蓝眼睛。

她到底是为了什么?报仇?谈不上。她不过付出生命中几千分之一的时间,除了略微的无聊,睡觉翻不了身外也没啥坏处。比起暗无天日的战役,她更喜欢和平,没必要为此大动干戈,兴师动众扰乱吸血鬼与人类好不容易建立的关系。

唯一能说得通的解释大概就是那股好奇吧,萦绕在心间几百年的好奇造就了如今的冲动。

她甚至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,是死是活。

她只想去见见那个女人。

那个把她封印起来的女人。

那个拥有蓝宝石般透彻的眼睛的女人。

 

 

(1)

Natasha拉下墨镜的一角,「S.H.I.E.L.D」几个大字立于头顶,招牌周围缠绕的霓虹灯阑珊,夺目的色彩交替变化,晃得她睁不开眼。重新戴上眼镜,推开门,吸血鬼第一时间便敏锐地摄取到了冷木香的气味,那混迹于无数酒精中的味道,淡淡的,却比之前来得浓些,陌生而熟悉。

 

酒吧还没营业,酒吧里除了几个工作人员外别无他人。Loki蹲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擦拭小刀,来自室外的光亮突如其来照进酒吧,侧过刀面挡住烦人的反光,他跳到沙发的另一边,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句“还没营业”,就听着背后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,直接略过了他,向吧台走去。

 

吸血鬼的强大气势如排山倒海席卷而来,墨镜后的眸子看不清神色。Hill镇定自若地擦完最后一个杯子,光在透明的正棱柱体上折射出金芒,在桌面上倒映出一道彩虹。

Natasha摘下墨镜,“还记得我吗?”,虽有数百年未见,Hill的蓝瞳清澈如旧,少了分稚嫩,多了分成熟。褪去青涩的婴儿肥逐渐棱角分明,细看之下,竟有些好看。

“不记得”Hill飞快地瞟了她一眼,转身从酒柜中拿出一瓶伏特加,酒精顺着瓶口流入雪克杯中,沉寂多时的释放必为激烈,乙醇分子争先恐后地与氧气结合,溢出浓郁的酒香气。还没来得及看清她又加了什么,就见其盖上盖子,一番行云流水后一杯酒就被端上来桌。

“Natasha Romanoff。真的忘了吗?”

她总算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抬头认真观察面前的女人,两只蓝眼睛直勾勾地凝视着她,宛如被定了格般。Natasha倒也不介意,光明正大地被打量着。她拨弄下红发,墨绿色的眼睛眨了眨,Hill清晰地看到有一刹那它变成了红色。

过了许久,曾经的吸血鬼猎人最终还是摇摇头。

她说谎了。单枪匹马战胜一整队吸血鬼猎人,外号黑寡妇,这个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吸血鬼的事迹到现在依旧会被人津津乐道。单除去外在的成就,她第一个封印的吸血鬼,她又怎么会不识。只是是敌是友一切还是未知,在表明来意之前她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

时间倒退回百年之前。那时的世界还处于阴郁之下,人类与吸血鬼互相撕杀,试图把对方赶尽杀绝。Hill刚结束了成人礼,就接到Pepper受伤的消息。Pepper是她的邻居兼为数不多的好友,比她大五岁,作为学校最优秀的毕业生,年纪轻轻便在吸血鬼猎人的圈子里引起不小的轰动。

Pepper是五个人里伤的最重的,刚做完手术,还没完全脱离危险期。她就安静地躺在那儿,额头被一圈又一圈的纱布裹的严严实实,脸因失血过多而失去红润,口中的细管是唯一的氧气供应来源。

身上还没来得及换的礼服被捏得起了褶皱,透明玻璃映出眼底的愤怒。她试图通过抽烟平复情绪,摸索了几下都没找到口袋,猛然想起她穿的不是平时的便服。满腔怒火无处发泄,心头再也承受不住源源不断施加的压力,岩浆从情感这座火山中喷涌而出,拳头重重地击打在玻璃上,引来路过护士的不满。

 

Pepper曾偶然提及过他们的目标。

Natasha Romanoff。她记住她了。

 

出了医院,Hill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,没有注意天已经渐渐暗下来。浅灰色的地砖上开出深色的花朵,又在一瞬间的时间都被浇成黑色。还好礼服是短款的,勉强能活动自如,Hill诅咒着天气加快了脚步。

 

迎面跑来一个人,看起来也是被措不及防的雨淋了个正着的倒霉鬼。

 

等等。

 

帽子下的红发,绿色的眼睛,和别扭的跑步姿势。

 

还真是个倒霉鬼,受了伤淋了雨还被她碰上的倒霉鬼。

 

作为Romanoff家族炙手可热的新星,Natasha向来神出鬼没,绝大多数人只闻其名不见其身,被发现踪迹纯属意外。Natasha生性谨慎,只有几个最亲近的人知道她的住处,而问题就出在室友Carol身上。Carol是Danvers家的接班人,和Natasha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。这位Carol·Danvers同样实力出众,唯一的缺点——用Natasha的话来说——就是个恋爱脑的虎子。有了女朋友就什么都忘了,连通讯仪丢了都没有发现。好巧不巧被吸血鬼猎人捡到了,上头立马设计派出最好的小分队埋伏,Natasha接到消息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怀疑,毕竟Carol闯祸的频率不在少数,顺理成章地着了道。

对方全军覆没,Natasha也没占着好处,金发女人倒下之前扎在腿上的那一刀,说不上致命,也足够降低自己的能量。Natasha也不是普通的吸血鬼,凭着最后的力气硬是撑到了Steve家。

匆匆包扎完伤口,她不敢多留,趁着街上人少本想赶紧回家,如果可以的话她还要打Carol一顿。

只是没想到,架还是要打,但不是和Carol。

 

这是Hill第一次遇上吸血鬼,即使活动不便,她的实力依然不容小觑。Natasha轻松避开了Hill的突袭,不小心幅度太大牵扯到了伤口,好不容易粘合起来的皮肤又开始撕裂,血染红了纱布。Steve Rogers的破技术!她调整重心,尽量减少正面对抗,寻找逃跑机会。这给了Hill极大的便利,新手不断攻击吸血鬼的下盘,誓要找到近身的突破口。Natasha转身躲过Hill的拳头,与此同时不小心把漏洞一起暴露在她的面前。猎人心中暗喜,主动把自己送进吸血鬼的陷阱。出手才惊觉是套,但为时已晚,招招皆乱了阵脚,一盘散沙。寡妇蛰抵住太阳穴,她几乎能感觉丝丝的电流。

只要Natasha按下开关,她就能顺利逃过追捕。

 

大拇指迟迟没有触碰红色的按钮。

 

女孩的眼神太过平静,太过沉稳,仿佛她才是掌控主动权的一方。她见过很多双蓝眼睛,但这双是最纯净的,无论是之前的厌恶,慌乱,抑或是现在的淡定,都不参有一丝杂质,有如汪洋大海,一望无垠。

这双蓝眼睛,是缘分的开始,是了解的迫切,是欲望的撩拨。

她最终败给了这双蓝眼睛。

 

红发女人耸耸肩,面露惋惜,“人家可是对你念念不忘多年呢,不过没有关系,接下来我们会对彼此有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。”似是怕别人不理解其中的暧昧,她刻意地在深入二字上着重加强了语气。

“你想怎么样。”Loki把玩着小刀,不知何时站在Hill的后面,身边还跟了另一个男人。那男人比Loki魁梧得多,粗壮的手臂从无袖背心穿出,鼓起两块肱二头肌,金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个小啾啾,才显得不那么凌乱。

欧,又一个胸大无脑的。上一个被Natasha这么称呼的还是Steve Rogers,没错,就是现任市长,她的小姐妹之一。倒不是说他们脑子有多不好,Steve这个老冰棍智商还行就是不懂变通,倔得跟头驴一样,而这家伙,Natasha皱眉,看起来就不是很聪明的样子。加上看上去要撑破衣服呼之欲出的胸,就更不会有人在乎他们是否有脑子了。也不知怎么做到的,怕不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都给胸了。

 

“没有别的意思,你封印了我这么久,我总归得讨回点啥吧。”Natasha毫不顾忌自己一对三的处境,径直拿起Hill原本是为她自己准备的血腥玛丽,在高脚杯上印下专属标志,正红的口红配上火红的酒精,血一般的鲜艳欲滴,的确,红发红唇的吸血鬼喝着血腥玛丽,何不与血牵扯上点关系。Natasha伸舌舔舔鲜红的唇瓣,纤细的腰身绕过吧台,指甲悄然划过桌面,细小的声音并没有引起不适。一步,两步,她慢慢走向Hill,又在一米开外停下脚步,亲近而不失舒适的距离。“我现在没有房子,又不能睡大街上,要不——我住你家。”女人丝毫没有询问意见的意思,就如同在宣布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“不行。”

拒绝是情理之中的,没有人敢有足够的把握和一个陌生人,或是说曾经有过敌对关系的人同居一室。

“我可以当免费的酒保啊,只要你包吃包住。”Natasha又近了些,满脸的诚恳,“你看你们那个,就是那个绿衣服的,像是几个月没洗头,头油成什么样,酒吧形象都没了。”

 

门口的Loki表示不爽并捅了旁边的Thor一刀。

 

“哎呀,还随便捅人,这很影响酒吧营业,会拉低收入的。”Natasha惊讶地捂嘴,显出慌乱的样子,可眼睛一点也没流露出半点害怕,更像是狡黠。

 

Loki表示更不爽了并又捅了Thor一刀。

 

在Natasha说出什么导致Loki捅下第三刀之前Hill及时制止了她,虽说Thor看上去没出什么大碍,为了酒吧的声誉着想,Hill认为身为老板还是应该做些什么来挽救局面。

 

“我可以同意,但你得......”话还没说完,手被强行拉起晃了两晃。“室友我们会相处的很好的。”

 

Natasha笑得灿烂。

 

Hill明显地感受到两手分开时对方的指尖在自己掌心的轻挑。

 

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。

 

Hill觉得自己好像个被拐了还要帮忙数钱的小孩。

而该死的人贩子还在那里洋洋自得。

评论(8)

热度(138)